www.927066.com

网民揭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情 血本无归后信谎言 众筹

发布日期:2021-03-08 06:15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“原来说过完年就搞这个论证的,结果到现在也没搞,我催过几回,都没动静,现在罗唆没声音了。”葛某说。

  @安然江苏4月9日消息,扬州市民葛某(网名“浪人情歌508”),在参与“钱宝系”集资赔得血本无归后,听信谣言,走上非法“维权”之路,并在网上发布或转发70余篇含有大量谣言和虚假信息的文章,成为流言的制造者和传布者,且制作了所谓的不报案声明书,引诱“钱宝系”集资介入人不报案,因涉嫌挑衅滋事和妨害作证犯法,他于3月底被仪征市公安局采取刑事强迫办法。近日,他接收专访,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幕情形。

  3月20日,他在微博上发布文章《釜底抽薪??我声明:我不报案!》,并制造了所谓的申明书样本,请求“钱宝系”集资人仿效,不要报案。因涉嫌妨碍作证罪,他很快为自己的行动付出了代价,被警方刑事扣押,www.066595.com

  随着发布的文章越来越多,葛某在“钱宝系”集资人中的名气也越来越大,微博粉丝从几百名升至近万名,文章的转发量和评论量动辄上千,他俨然成为一个“看法首领”。

  葛某对最后那笔充值尤其烦恼,他说,那是“神使鬼差”,想了想又说,“还是贪欲吧。”

  因为在前期探听到确实消息,张小雷确实是自首的,而且已经为自己聘任了律师,所以对此类“浅档次”的众筹,葛某不屑参与。他参与的是一个所谓的“法学论证”众筹活动。

  在网上大批宣布“维权”文章,成为“钱宝系”集资人中的著名人士,并担负众筹运动“财务总管”,葛某成了受人追捧的“引导”。他把本人的实在姓名、接洽电话跟身份证号等全都颁布在微博上,“证实我是一个敢于担负的人。”他说。

  葛某说,每到年尾、春节之前,或者有主要节假日,他情愿抉择一些收益率较低的短线义务,也要把钱提出来,“由于我怕产生挤兑,而后钱宝就倒了。”

  “我知道我是错的,我写的良多货色都是假的,我从流言的受害者,成了谣言的制作者,成了钱宝和张小雷的爪牙,可我却停不下来。我不敢认错,怕影响到我的威望,怕大家不再相信我。可是,我又知道我这样错下去,越走越远,确定会失事。我感觉骑虎难下。”

  “钱宝网上的很多广告和签到任务,都是自我宣传。还有张小雷搞的‘雷声’、‘雷的盛宴’等,我都有意识地避开不看,因为我感到张小雷是在通过重复宣传、一直加深印象的方法,对宝粉进行传销式的洗脑,我生机能坚持一个苏醒的脑筋,不被他困惑。”

  随后,葛某在自己微博的简介里,增加了“参加过雷的盛宴”、“现在是钱旺团体签订了投资动向书的股东”等内容,并在3个多月的时光里,发布钱宝“维权”类文章75篇,其中48篇为原创,内容多为论证“钱宝系”的“合法性”,煽动集资人不要报案,鼓动大家抱团为张小雷洗刷“冤屈”等。

  他在网上发布的文章,含有大量虚假信息和谎言,曾被网警警告,他把自己的文章和网警的忠告一起发布在微博上,以示挑战。“这样做可以增添我的威信。”他说。

  “我写的那些文章里的所谓的‘证据’,有的是网上的流言,有的是张小雷‘雷声’和‘雷的盛宴’里说的,还有的来自钱宝网上的自我宣传,我都没有考据过,都是没有事实根据的。”葛某说,“其实,以前这些东西我都是不看也不信的。”

  禁止报案:造讹传谣成果被抓

  没想到,仅仅3天之后,12月27日,南京市公安局发布了张小雷投案自首的新闻。到此时,加上最后那笔充值,葛某在钱宝网上的本金加收益达到260万元。

  葛某说,缓缓的,他就感觉错误了。他在写文章的时候,也始终在追求钱宝案的事实真相,然而,跟着懂得的真相越来越多,在网上学习的法律常识越来越多,他发明,真相和网上的小道消息完整不一样,他写的那些东西根本站不住脚。

  搞众筹:鱼龙混淆连遭骗局

  钱宝系崩盘之前,为了防止被张小雷传销式洗脑,葛某有意识地不看钱宝网的自我宣扬。然而,钱宝系崩盘后,他却开始大量观看相干的视频和文件,因为他要拿这些作为证据,给“钱宝系”集资人再次洗脑,让他们信任“钱宝系”是合法的,让他们保持不要报案。

  “网上这些众筹活动,泥沙俱下,形形色色,基本就是不靠谱的。”葛某深有感想地说。

  冲撞法律被抓后,葛某说,他反而感觉到多少分轻松,“我当初彻底放开了我的虚荣心。”葛某长叹一声,“现在想来,我哪是什么‘大哥’,明显是被网上的流言蒙蔽了,被人当枪使了。网上那些‘维权’活动的谋划者,有谁是冲在最前面的?正义的事情,应当冲在最前面,守法乱纪的事件,冲在最前面,不是傻么?”

  原题目:网民“游勇情歌”揭秘钱宝集资人非法维权内情

  据葛某说,他是2015年初接触钱宝网的,到了2016年新年前后,正式向钱宝网投钱,而且一投就是100万元。

  “就是花钱请海内有名的专家学者,论证钱宝经营模式的合法性。”葛某说明说。

  “先是北京的一个人,假冒央视记者,说花50万请律师,就能把张小雷捞出来,后来证明,他只是一祖传媒公司的小人员。还有陕西一个人,也说要50万,通过高层关联传递上访资料。”葛某说,相似的骗局,他碰到了很多,好在都没有受骗。不外确切有人上当上当的。比方山东有一个叫“神灵”的网民,诈骗集资人为其众筹“活动经费”和“车马费”,结果钱得手后,全被他浪费了。葛某说,为此他还专门写了一篇文章,戳穿这个人。

  “刚开端投的时候,我就知道风险十分大,钱宝网这种借新还旧的模式,注定不将来,必将走向消亡。”葛某说,为了躲避危险,他采用了快进快出的参加模式,而且平时有意识断断续续提出一些收益,减少本金,“因为我不知道钱宝到底哪天会灭亡。”

  葛某说,他们众筹到的那40多万元钱款,后来被“法学论证”的发动人、浙江一个叫“吕总”的人寄存在义乌一个小律师事务所的账户里。

  因为在网上比拟活泼,葛某被委任为这个众筹活动的“账务总管”,先后共有40余万众筹款打到他的账上。其间,他遭受了多起圈套。

  “还有张小雷,都晓得他是投案自首的,我们还想着怎么把他捞出来,不是好笑么?就算捞出来了,又有什么用呢?他要是真的能还上大家的钱,又怎么会自首呢?”葛某苦笑着说,“咱们做这些,实在就是不情愿,想逝世马当活马医。”

  难敌贪欲:快进快出还是栽了

  “其实现在想想,搞这些活动,根本就是徒劳。”葛某说,钱宝网长短法集资平台,大家其实心知肚明,没有什么好论证的?”

  “我不敢把本相告知宝粉。因为我惧怕宝粉对钱宝真相知道的越多,取舍报案的人就越多。而我愿望大家和我站在统一战线,一起抱团‘维权’,所以,我在文章中援用的那些例子和证据,都是有利于钱宝的。许多信息我明知道是虚伪的,仍是成心把它们写进文章里,就是想刺激宝粉发生共识,让大家不信任政府和公安机关,不去报案。”

  葛某说,他想对那些信赖他的“钱宝系”集资人说声对不起,“我明知道是假的,银行卡境外取现每年不得超过十万元 境外取现 外汇局,错的,还要误导你们,真的很负疚!”他也想提示那些还在心存空想的集资人,“盼望大家以我为戒,公道正当地表白诉求。多想想自己的所做所为能得到什么,要付出什么。假如付出的是自在,得到的是次又次的损害,那我们为什么还要做呢?”

  葛某说,他的盘算是,再来最后一次“快进快出”,然后就彻底离别钱宝网。他在老家仪征已经选中了一套别墅,打算于2018年元旦后,就把钱宝里的钱全体提出来,买下那套别墅。

  “(2017年)12月24日,”这天葛某记的无比明白,“是我在钱宝网的注册日,充值可免得手续费,为了贪那点钱,我选了一个10天的短线任务,又充了百万元。”

  张小雷曾宣称“吉信甘油年产量寰球第一,年利润超2亿元”,后来官方证明,这家化工厂的年产量,在江苏的同类工厂中都排不上号,其年利润不到两千万。而葛某在文章里引用的都是张小雷的说法。

  葛某的名气越来越大,他说,“开始的时候,我很享受这种被关注、被追捧的感觉,一呼百应。我可以利用这种威信和影响力,到达让大家抱团不报案的目标。而且,我还想着,当前能够应用获取的这些人脉,持续开网店赚钱。”

  据葛某说,今年初,他曾去过天津两次,底本想见张小雷的父亲,结果只见到了曾是吉信甘油厂方负责人之一的张小雷的表弟杜某。对于吉信甘油的年产量和利润,杜某告诉他,官方发布的消息是正确的。然而,在葛某写的文章中,仍然采信的是张小雷的说法。

  “我被那些流言迷惑了,中毒太深,然后就想怎么才干让大家一起抱团‘维权’。”

  葛某在他原创的《集结号已吹响,准股东们,你们在哪?》等文章中,屡次采取“吉信甘油”的事例。

  “固然我预感到钱宝灭亡是早晚的事,但事情真的发生后,我还是不愿接受这个结果,我不甘心。”葛某说,后来他看到网上的流言,说如果大家报了案,钱宝系就会被认定为非法集资,大家的钱就会被国度没收。还有人说,只有大家一起闹,向政府施加压力,就能把张小雷弄出来,带着大家拿回钱。

  葛某说,“钱宝系”崩盘后,有人在网上发起所谓的“众筹”活动。

  即使他如斯胆大妄为,结果还是栽了。

  起源:@安全江苏

  “钱宝崩盘三个多月了,至今还有一些人相信流言中的那些诡计论,磋商一起筹钱,有的想给张小雷请律师,有的想花钱捞出张小雷。”葛某说。

义务编纂:霍宇昂

  葛某说,他曾经加入过一次“雷的盛宴”,和张小雷见过一次面。然而,他对张小雷并不信任。

  当“领导”感到真好, 结果欲罢不能